http://blog.chinatimes.com/yufen/archive/2005/08/17/11276.html

據說這個是每個在海外留學的留學生都會收到的轉寄信,柯裕棻教授的「行路難」。我對裡邊的內容當然有十足的體驗,

 

能說是因為當初曾經體驗處於中西部的生活嗎???那種在 10F 低溫下,孤獨的走在靜靜的黑夜中,看著雪花片片,無。聲。無。息。地就這麼下了下來,遠處只看到麥當勞「得來速」,雪花映著燈光,背景只有無盡深邃的黑夜,這個是我在 2007 年11 月某個令我痛苦的夜晚,在中西部的小城,Northwestern Ave 麥當勞對面,剛走出系館即將去開車之所見。內在與外在的痛苦交逼,真的令人痛徹心肺,何苦來哉?當然隔年五月的再次打擊讓我下定決心離開。我想這就是為何身處於人稱「天堂般生活」的米國,但我卻一點都無法感受到的基本原因 -「孤獨」。

 

現在即使處於某米國人最愛的兩個退休州,工作生活都比過去來的有活力許多,感覺未來也燦爛且有希望不少,但是不變的,依舊是如影隨形的孤獨。

 

柯教授的好文章讓我回想起那個夜晚的麥當勞得來速外的那盞路燈,人生總是有太多時刻與記憶,沒有留下照片,只能留在心底了,不論是好是壞......

 

ps, 這時刻 (2009年11月) 就只能想到說該不該衝一下 Sony WX-1 還是 Canon S90 IS,還是往上衝 Panasonic GF1 或是更新的 Olympus E-P2? (居然變成敗家文!?)

 

 

 

 

 



yumin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ch3
  • one vote for 衝衝衝!
  • Dear Julie,

    您要我衝哪一個,工作學業還是相機?還是一「衝」工作,二「衝」學業,三「衝」相機,剛好三個衝!

    yuminsu 於 2009/11/11 10:17 回覆